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息化之家】--谢元泰的博客圈

DYX信息化工程---信息化管理的革命与创新!人财物、产供销、科研一体化管理

 
 
 

日志

 
 
关于我

谢元泰,北京大学毕业,教授、信息化CIO、DYX发明者,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信息化研究员、核工业情报系统先进工作者、英莱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中国专家大词典】、【世界名人录】、【21世纪人才大词典】等16种工具书收录。热衷于对信息、信息化工程、信息化管理、企业信息化、电子政务、电子商务、科研信息化、图书馆信息化、学校信息化、信息资源共享、一体化管理、情报检索(搜索引擎)、【“一卡通”万能信息化管理系统(DYX)】等方面的研究,发表了60多篇论文,著有【现代信息化管理】等6部专著

网易考拉推荐

从瞎子摸象到天人合一的感慨 ---读王春先生【星旋态】序言、前言的感悟  

2010-07-12 10:24:52|  分类: 随想录、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瞎子摸象到天人合一的感慨

                   ---- 读王春先生【星旋态】序言、前言的感悟

        科学研究本身不是个人妄想,而是对古今中外科学知识、思想、智慧的“继承、借鉴、消化、吸收、发展、创新”的过程,是从感知信息到理性的认知信息的转化过程,是“信息智力化、智力信息化”的转化过程,是从经验到理论的升华过程;科学知识则是科学研究过程中的阶段性结论;认知的局限性决定科学知识的局限性。因此,人们对科学研究有“瞎子摸象”的感慨!特别希望能从整体上摸清“象”的全貌。实际上,自然、社会、人类所对应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智力科学以及三者形成的交叉科学、综合科学是相互关联的,其中自然科学的数、理、化、天、地、生和社会科学、交叉科学、综合科学等,本来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关联,互不孤立,相互渗透,彼此促进的,而且,都受自然力、社会力、智力(感知力、认知力、观察力、理解力、分析力、综合力、创新力、表达力、信息力等)所左右,都受信息的制约。信息,是一切科学研究的直接对象。自然科学研究自然信息,社会科学研究社会信息,智力科学研究智力信息。中国的儒、释、道、三教、九流、诸子百家思想、天人合一理论,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信息库”,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自然信息、社会信息、智力信息的知识宝库,是人类的文化遗产,是世界的共同财富,蕴含着丰富的辩证法,在整体上做了很深入的探索,儒家的【易经】就是典型的代表作,道教思想是【易经】的发展和创新,太极图就是佐证。从现代力学看,宇宙统一于“力”,物质的形态是“力”在不同运动阶段的表现形态,固态、液态、气态、等离子态、凝聚态、辐射态、旋转态、星旋态等,都是宇宙“力”的表现形态。而且,这种形态是以人的感知信息为参照物的(包括人们通过仪器仪表对宏观物质和微观物质的感知信息),所有物态的“命名”都凝聚着人们的感知和认知特性,只有“天人合一”理论,才能科学解释。王春先生的佳作【星旋态】能继承、借鉴、发展、创新古今中外的科学思想,是可喜可贺的,中国的希望在发展、创新。我们的任务,就是要继承、借鉴、消化、吸收、发展、创新古今中外的科学技术知识、思想、智慧,要与时俱进,要勇攀科学高峰,王春先生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特向网友推荐。
星旋态宇宙模型与双螺旋文化基因 - xichun - ciyuan1951 

序     言

 

爱因斯坦曾经这样说过: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为重要。因为解决一个问题也许是一个数学上或实验上的技巧问题,而提出新的问题、新的可能性,从新的角度看旧问题,却需要创造性的想象力,且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星旋态》这本书的重要贡献就在于此,作者王春先生为现代宇宙学提出了一个新颖的问题 ------ 反对称的宇宙手性。不过,这一新颖的问题仅仅是“星旋态宇宙模型”中特别亮眼的论题,或者说在星旋态理论体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正因为这样,该书称:星旋态是反对称的宇宙模型。从反对称的宇宙模型这一新的角度,看“大爆炸宇宙模型”中略显陈旧的“奇点”问题,竟然是:自然力的二重性(吸引与排斥)抹平了大爆炸的奇点!也就是说,由引力“总是吸引的”性质所推测出来的奇点,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它不兼容引力的排斥性。这意味着,一旦证明了引力具有排斥性,即引力具有吸引与排斥的二重性,那么,奇点假说就不能成立。对奇点假说的否定,就是对大爆炸宇宙模型的质疑。

事实上,“宇宙起源于大爆炸,并将终结于黑洞”的权威论断遭到种种质疑,在科学界早已不是新鲜事。问题在于,只是没有涌现出一个理论体系完备的、更好的宇宙学模型,而理所当然地替代大爆炸宇宙模型。据我所知,王春先生撰写《星旋态》的最初动机及其创造性的想象力,并非始于对“奇点”的质疑,而是始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对双螺旋运动这一普遍存在的自然现象的好奇心。如果说,探索宇宙天体的秘密和人体自身的奥秘是人类的天性,那么,王春是执着者之一。

他用十年的业余时间写出这本书,其“十年磨一剑”的执着精神难能可贵。而早在青年时代,他已开始自学《周易》、《黄帝内经》、《道德经》等古代典籍,同时还关注着现代物理学前沿的进展,经过长期的探索及其思维沉淀,为写好这本书打下了必要的基础。如《河图》与《洛书》变换到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这一步是如何走出的?这一千古之谜被他破译后,为《周易》的历史定位提供了依据。如是说《周易》是天人合一的宇宙学,并不是被人们误读的算命之书,东西方科学文化的对话与交流依此方能顺利展开。故书中指出:21世纪,最古老的东方科学与最前沿的现代科学将形成跨时空的完美链结。具体地说,就是指东方古代的“太极宇宙模型”与西方现代的“大爆炸宇宙模型”链结,而新的“星旋态宇宙模型”不是对前两者的简单否定,而是融会贯通两者的精华,使之发扬光大。

路甬祥院长说过,在中国科学发展中,学科交叉与交叉科学显得相对落后。在较长时期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等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而科学发展、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等却都需要各门类科学、各门学科之间交叉、渗透和融合。许多科学哲学家都认为,科学问题是科学发现的逻辑起点,一切科学研究、科学知识的增长就是始于问题和终于问题的过程。旧的问题解决了,又引入了新的、更深刻的问题……因此,善于和勇于提出科学问题,用科学批判和理性质疑的科学精神去审视旧的科学问题,充分发挥创新性的想象力去提出新的科学问题,尤其是提出大跨度、综合而复杂的重大交叉科学难题就显得更具有意义了(见《21世纪100个交叉科学难题》一书)。

令人惊奇的是,学科交叉与交叉科学正是《星旋态》这本书的显著特征,其时空跨度之大、涉及学科之广,实属罕见。这是因为,星旋态宇宙模型不是单纯的物理学模型,或说单纯的自然科学模型,而是把人类社会看成宇宙的一部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都统一于星旋态宇宙的层次结构之中,可谓天人合一的、双螺旋流变的宇宙模型。书中,学科交叉,汇成了论证星旋态宇宙的综合资源;交叉科学,恰好是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的双螺旋交缠,并表述为科学与人文两种文化、东方与西方两大文明相交缠的二层嵌套的双螺旋结构。

总而言之,《星旋态》贵在勇于提出交叉科学难题、敢于创新理论体系。星旋态理论旨在融合中西古今的文化知识,并从物质行为、文化结构、文明形态等论域进行了科学的、哲学的、历史的求证。这本跨学科的理论研究和探索之书,其可读性的亮点不止一处,在亮点的背后也难免有盲点,或许这些亮点最容易招来争议,盲点会被人们指出。但是,若能促进学术争鸣,得到读者的批评指正,则是该书的价值体现。谨以此文作为《星旋态》序言。

原创  星旋态宇宙模型与双螺旋文化基因 - 喜春 - ciyuan1951

                                                                                                                                                                                                                                             余其云    2009.10.8于汉口江大宿舍 

                                                    ( 余其云先生系江汉大学教授,1963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

                                                         物理系,曾为作者中学年代的班主任老师,现已退休。)

 

前     言

 

                              智慧并不产生于学历,而是来自对于知识的终身不懈的追求。

                             ---- 爱因斯坦

科学巨人爱因斯坦的这句至理名言,对于《星旋态》一书的写作及其面世,始终起到了莫大的激励作用。这是因为,作者在写作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之一,就是在没有完全掌握现代科学知识的情况下,又必须涉足一些前沿的科学问题。倘若学历高一些的话,可能不会感到如此艰难。如果说“智慧的第一涵义是创造力”(赵鑫珊语),那么作者的创作灵感,正是来自对于知识的不懈追求,对人类科学事业的热忱关注。

坦率地说,一个初中生就可以看懂《星旋态》全文,因该书类似科普读物那样通俗易懂。但并不意味着,这本书不敢面对高学历的读者,因其原创性理论是引人瞩目的亮点!

关于“原始性的科学创新”问题,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先生指出:“真正的科学必须是从认识客观世界,还没有被认识的规律出发,而不是跟着国际上的潮流或东或西,或者是人家做这个我也跟着做这个。所以我们所讲的创新跨越,就是希望能够做原始性的科学创新,做世界一流的技术创新,而不是始终跟在人家后面亦步亦趋。如果这样子呢不可能走到前头去”(CCTV《对话》路甬祥谈中国科学家的责任)。

在我们看来,中国学术界的原始性创新不足,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跟在西方世界后面亦步亦趋,也是一个向西方学习的必然过程。但是,这一历史过程应该在跨越式的创新中结束。这不仅是中国人民的愿望,也是世界人民的愿望,中国学术界有责任为全人类做出更大贡献。

美国物理学家惠勒(John Wheeler 1911~)说:“我想在你们中间会出现这样的人,他的伟大将高于玻尔和爱因斯坦,物理学并没有结束,他正在开始。”这句话表达了他对中国科学家的真诚期待。值得注意的是,在惠勒心灵深处认为:人们已感觉到东方思想家所认识到的一切,并且如果我们能够把他们的答案翻译成我们的语言,我们将得出我们所有问题的答案!

不容置疑,孔子、老子、释迦牟尼等东方思想家对于宇宙与人生的认识及其答案,乃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但从文化基因传递、语言文字传承的角度来说,中国人更具优势和责任发掘历史资源,将古代思想家所认识到的一切翻译成现代的、世界的语言。而所有问题的答案,应包括科学难题的答案,惠勒对中国科学家的期待之言,估计是基于这一角度而发的。

正如惠勒于1981年访问中国时所说:“在西方,互补性观念似乎是革命性的。然而玻尔非常高兴地发现,在东方,互补性观念却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思想方法。”这表明,中国科学文化传统中的思想方法,作为一种潜意识传递而深入人心。当然,1937年玻尔访问过中国,1947年丹麦政府授予玻尔“宝象勋章”,他选用了“太极图”表达其“互补性”思想。

在西方,玻尔的“互补性”、爱因斯坦的“波粒二象性”、海森堡的“不确定性”、哥德尔的“不完备性”都是令人费解的、一时难以接受的新观念,其影响力是革命性的:导致了确定性的终结,动摇了近代科学“主客二分”的基石。在东方,这种革命性的观念之所以被充分理解、欣然接受,其原因是它与《周易》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世界观不谋而合。于是,一些思想家、科学家开始从东方科学文化传统中寻找智慧……

21世纪,最古老的东方科学与最前沿的现代科学将形成跨时空的完美链结!这是我们的愿望,并为此而工作:在东方科学与西方科学之间架起一座桥 ----- 星旋态,从而建立“星旋态宇宙”模型,揭示双螺旋流变乃是大一统的自然法则。

星旋态理论以东方易学“太极图”为蓝本,以古今中外的科技成果为信息库。采取搜索、分析相关信息的方法,提取证据和例证。证明“旋点”振荡创生了左、右手性的正、反粒子,并组成星态与旋态自洽统一的超时空天球 ----- 星旋态宇宙。

    《星旋态》预言了六种新的自然力,与人类已经确认的四种自然力作用合并为 ----- 手性反对称的十种自然力。第五种自然力叫做旋动力。正物质世界中的万有引力、电磁力、强力和弱力是旋动力的表现力,同属于右手螺旋力;反物质世界中的五种左手螺旋力,则是右手螺旋力颠倒的镜像。十种自然力都具有吸引与排斥的二重性,自然力的二重性足以抹平“大爆炸宇宙”的奇点!

星旋态乃是反对称的宇宙模型。它以“星态”概括多维一体的宇宙物质态,以“旋态”表述若隐若现的双螺旋结构、双螺旋运动、双螺旋辐射场态。星旋态可以列为物质的第八态,并包容了物质的前七种存在状态,且体现了“无限可分和无法可分”的宇宙全息原理。进而展示了物质与力同质同构的共性 ----- 电与磁的双螺旋结构。

星旋态又是一个非线性的宇宙模型,不仅与西方现代科学中的相对论、量子力学、混沌学及分形理论一脉相承,而且传承了中国古代科学与哲学的精华。可以说,“星旋态宇宙”模型已获得东西方科学与哲学的新起点。

德国哲学大师卡尔·雅斯贝斯的“轴心时代”理论,早已暗示了人类文明呈现东西方双螺旋发展的特征。现代人创造了现代科技文明,但它根植于古代人创造的古代科技文明。我们无法割断人类文明的历史结构链,一个由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交织起来的双螺旋历史圈环链。

中国古代科学的标准著作《易经》,从象数学的角度描绘出无限分形的、无穷嵌套的、自相似的“太极宇宙”模型;而《黄帝内经》则记载了人体经络系统的双螺旋规律,并为人体旋动力的存在预留了起始空间。人类运用两种不同的科学原理、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研究方法,得出了协调一致的看法:宇宙是反对称的双螺旋结构。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科学新亮点!

应当承认,这本书的立论有某种程度的狂妄,但表达了一个东方人的真实思索。假如宇宙与生命的双螺旋运动、人类文明的双螺旋发展等话题能使读者感兴趣或是引起学术界的关注,也就实现了作者的心愿。然而,这毕竟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我写我心,才能让缺点暴露无遗,才能得到批评和帮助。因此,作者期待着科技界、易学界的专家和学者给予支持和帮助,更期待着国内外广大读者的批评指正。若有缘再版,必定纠正错误,博采众长,使《星旋态》成为人们喜欢的书。 

                                                                                                                                               王  春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